第二天还没等裴婼想起问他昨夜的事, 齐大夫就匆匆来访。

    裴婼想着应是之前的事有了着落,而仅听完齐大夫说了一句的男人脸上已经阴云遍布,声音也吓人:“你说, 药里多出的那味药是丹砂?”

    齐大夫点头:“丹砂确有避孕的功效, 不过其效剧烈, 一般人不轻易使用,就算平常用也只是用作安神、定惊,较少直接用于避孕。”

    “而且这味药在世子给我的药方上并没有列出,若是不知所以继续用下去, 用上一两个月,可致女子绝育。”

    裴婼已经惊得说不出话。

    要不是宁暨多个心让齐大夫来一趟, 她继续喝下去,不出两月,她就再不能有孩子?

    “阿暨。”裴婼快要哭出来,朝身边人看过去。

    宁暨一阵心疼, 将人揽在怀里轻抚, 对齐大夫道:“那如今可有大碍?”

    “无碍无碍, 不过也幸好发现得早, 不然就真的没有办法了。”齐大夫接连叹息几声。

    裴婼依旧在宁暨怀里, 呼吸急促,虽说齐大夫说了没事, 可她仍旧留有后怕。

    “阿暨, 怎么会这样”

    “没事的。”宁暨拍着她的背, 对外喊了一声, “绿衣呢?”

    “不是绿衣,这事有蹊跷。”

    绿衣自五六岁时就跟着她,是谁都不会是她。

    可宁暨不是裴婼, 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绿衣刚从厨房过来,待裴婼与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大惊失色,“夫人,真不是我!”

    “那日让你回去好好想想,你可有想到什么奇怪之处?”裴婼问。

    绿衣便从头回忆起来:“药是我亲自去药房抓的,因夫人常用,我便一次抓了好几副药,都放在我屋子里呢。每次煎药时我都守在一边的,连上茅厕都没有过,这中间怎么会出问题呢?”

    “徐白,去她屋里把药拿过来。”

    等了一会,徐白拎了几副药回来,齐大夫上前检查,而后确认无疑,未煎好的药里就已经沾染上了细碎的丹砂,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

    绿衣再次大惊,“怎么会这样!夫人,我没有!姑娘,您信我我啊!”

    “阿暨,不会是绿衣的,我们再查查。”裴婼坚定道。

    宁暨看她一眼,最终还是吩咐:“先把人带下去。”

    之后不到一刻钟,璃院全部下人都被召唤到了前院,宁暨亲自盘问,之后绿衣去的那间药铺也被控制住,凡是能接触到药的人都没有被放过——

    清凌院自是也知道了璃院这边的动静。

    候明珠在侯府这么多年,璃院做什么她不知道?

    不过此刻依旧淡定,仿佛那边发生的事情与她毫无干系。

    候明琪就显得有些着急了,“姐姐,世子不会查到些什么吧?”

    这事她们做得已是十分隐秘,而且那药只要吃上两月就好,可没料到居然这么快就被发现,若是查到她们身上

    侯明琪想到宁暨那凶狠的模样,不由打个冷颤。

    “你慌什么,药铺里不是都打点好了吗?”侯明珠瞥她一眼,与翠碧再次确认:“那妇人可打发了?”

    翠碧答:“今早已经送出了城。”

    “好。”

    是她小看了这个裴家嫡女,外表娇娇柔柔的没想到还有些手段,原先也没打算把她怎么着,却没想到把这管家权给丢了出去。

    侯明珠眼睫微敛,说到底她与梧洗是二房的,与人家正房嫡孙自是不能比。

    她嫁进来时王妃已经没了,没多久就开始管家,这庞大的宁王府里大小事务不都是靠她撑着?可到头来呢,老太太轻飘飘一句话就卸了权,问都不问一句,她连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夫君已为宁家而死,自己后半生都赔在了宁家,他们又是如何对待自己的?

    今后那嫡重孙出生,梧洗又会被丢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

    她不能忍。

    候明琪没注意到侯明珠的出神,担忧道:“可是姐姐,上回世子已经明里暗里告诫过,这一回要是再被他知道”

    听到这个侯明珠脸色更是阴沉,她都什么都没做呢,宁暨就着急出头,这个裴婼可真是被含在嘴里人家都怕化了。

    “呵。”侯明珠轻笑,“他有这个本事查出来再说。”

    她既然敢做,那就不怕事发。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晚上用饭时璃院来了人,侯明珠脸上终于露出丝裂痕。

    “大夫人,世子有请。”

    一边的宁梧洗叫嚷,“娘亲,我要与你一块去。”

    侯明珠有些慌神,忙给了身边的翠碧一个眼神,“翠碧,把梧洗带走。”

    等人走后侯明珠才问:“徐校尉可知世子这么晚找我是为何?”

    徐白自是知晓为何,因此也没了平时的和善,开口微微带了怒气:“大夫人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

    一路上侯明珠都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按道理说不会啊,药铺老板并不知情,抓药的小二也不知情,怎么宁暨还是查到自己身上来了?

    不对,这宁暨许是没有证据,只是想要她不打自招。

    这样想着,侯明珠恢复如常。

    小厅里只有宁暨与裴婼俩人,侯明珠担忧问候一声:“婼婼可还好?”

    裴婼却是没了心情与她再装,这个侯明珠与林季又有何区别?

    林季害她尚且用了两三年,她却只想用两个月,简直是蛇蝎心肠。

    裴婼咬着牙没应话,也无人叫她坐下,侯明珠站在堂中有些尴尬,只好再次温和道:“世子深夜唤我前来可是有事?”

    宁暨也没应她,朝外喊了一声:“徐白!”

    几瞬后,徐白带着侯明珠身边的丫鬟翠碧与一名妇人进屋。

    而侯明珠见着人后脸色瞬间苍白,不过一会儿,重新恢复镇静,“世子,这是何人”

    那妇人并不认识侯明珠,此刻也只是在堂下跪着瑟瑟发抖,不断求饶:“世子大人,该说的我都说了,您放过我吧,求求您了。”

    宁暨嗤笑一声,“大嫂不认得此人?噢,那你这丫头应该认识吧?”

    那妇人抢着答:“认识的,就是这个小姑娘给了我包细碎粉末,让我趁打扫药铺时洒在那些药上的,世子大人,我真不知道那是什么啊,要是早知道是害人的东西我就不做了”

    翠碧连忙道:“世子,您莫要听这毒妇乱讲,奴婢没有,奴婢整日伺候大夫人与小公子,未曾见过这人!”

    侯明珠微微放下心,翠碧是个灵活的,虽不知现早已要离开的人为何还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无凭无据的,就靠一张嘴也不能把人定罪。

    “世子,先前是我做得不对,可我又何至于去害婼婼。”侯明珠眼含怨怒,神色动容,不知情的还真以为是冤枉了她,“你大哥一直盼着你娶妻生子,梧洗也想要个弟弟妹妹”

    “可是你不想。”宁暨打断她,声音冷淡:“大嫂,已到了这个地步,你再狡辩就没意思了。”

    侯明珠低了头,没错她不想。

    王府里只能有宁梧洗。

    “世子,就算大理寺断案尚讲究人证物证,你今日就要凭这妇人片面之辞就要定我的罪吗?”侯明珠道:“谁又知道不是弟妹在外面招了什么恨而害上自己,又或者就是演了场戏要害我?”

    裴婼:???

    裴婼活了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如此聪明的人,她这反咬一口的能力已练得炉火纯青。

    “大嫂,我已经给过你机会,可你仍旧执迷不悟,那就怪不得我不顾大哥的面子了。”

    徐白接着又带上两个人,一个是清凌院的洒扫小丫头,一个像是个商铺老板。

    “你们说。”宁暨道。

    那小丫头哆哆嗦嗦道:“回世子,前几日翠碧姐姐说我不用再打扫院子了,每日只需去看璃院的绿衣姐姐在做些什么,什么时候出门,然后及时告诉她,世子我什么都不知道。”

    而那商铺老板则道:“世子,丹砂一物长安城里用作药材出售的药铺只有我这一家,而那日就是翠碧姑娘一买就买了许多,我当时印象就极深。”

    宁暨指了指翠碧,“是她对吧?”

    商铺老板只看一眼,断言道:“是这位姑娘没错。”

    屋子里一下安静下来,侯明珠已经说不出话。

    她早上还在信誓旦旦地向侯明琪保证此事不会查到他们身上,没想到人家晚上就查了个一清二楚,去城外逮人也要个时间吧?

    呵,侯明珠心里冷笑,她大意了,不该一开始就轻看这个裴婼的,更不应该当初在法云寺没把事情做绝。

    过了一会,宁暨让徐白把无关人等都带了下去,屋里只剩三人。

    “大嫂,我原看在大哥与梧洗的面上不想对你做什么,也放任了你许多回,可事不过三,不会再有下次了。”

    “哈哈哈哈。”侯明珠突然笑了起来,“看在宁丰的面上?你好意思提你大哥吗?我这么做是为什么你不知道吗?我不过是为梧洗找条后路,让他惨死的父亲泉下能安心!”

    宁暨眼神一暗,情绪一被挑起就有些压不下去。

    裴婼心疼看他一眼,明白侯明珠已是强弩之末,不得不说这些来激他。

    “大嫂,你从头尾都错了。”裴婼淡淡道:“不管你做了什么或者不做什么,阿暨对梧洗永远不会变,你这样只会害失去父亲的梧洗再失去母亲。”

    “你们休想!”侯明珠大喊,“梧洗是我的,是宁家长孙,你们休想赶走他!宁暨,你对得起你大哥吗!”

    沉默了一会的宁暨开口:“走的不是梧洗,是你。”

    “不,我不走!我凭什么要走!”侯明珠继续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火影:覆灭宇智波全文阅读 遮天之问道无量上善若无水 全民喂养,我直接躺赢笙箫剑客 旧约书屋 神奇阅读 文字之光 望海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屋 这个日常游戏太怪了起点中文网 重生03年,我在互联网杀疯了最新章节 心往小说网 导演:特效太贵,只好实拍了最新章节 一人之下,唐门小师叔最新章节 我刷情绪也能致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