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晏双目微眯,只见踩烂马车那蒙面黑衣人飞身掠过,刹那间似乎在打量他和小裴,随即右手轻微一抖,扔出了什么东西。

    他拉着小裴的手臂足尖一点,顷刻间从原地弹开,却意料之外地没察觉出灵力的气息,也没有杀意,仿佛那黑衣人只是随便甩了甩手而已。

    同时巷尾的凌然朝着他挥了挥手,笑着用口型说了句“再见”,刚转身要走,便迎面碰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两个暗卫,大山一般堵在他面前。

    接着那黑衣人便向侧边小巷而去,后方追杀者即刻赶到,无视小巷中这活生生的三个人,踏上墙头消失于视线中。

    变故来得快去得更快。

    风晏若有所思慵懒摇扇,看凌然在暗卫强大的气势下选择妥协,不情不愿地回身走来,笑得十分勉强。

    “院长大人,我方才只是想为您寻个新马车,”凌然肉眼可见在努力地笑:“这大太阳的,可别让您晒着了。”

    小裴此时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愣愣地说:“院长,马车坏了,人却跑了……他还没赔钱呢!”

    看看这掉钱眼儿里的一对主仆,凌然暗自憋屈。

    差点儿就能离开这对财迷了,很气,却还要保持微笑。

    风晏拍拍小裴的肩膀:“出门在外,安危要紧,钱财乃身外之物。”

    小裴叹了口气,从马车的“尸体”中捞出一块还算干净的毯子,拍拍上面的灰,找了个阴凉处放好。

    忽略凌然暗自翻的无数白眼,风晏撩拨衣摆施施然坐下,“那便去吧,快些回来。”

    “院长大人派我出去干活,总得给钱啊。”凌然笑着凑近附身伸手。

    碰上小裴询问的眼神,风晏轻轻点头。

    待凌然拿着钱袋拐过前方巷尾,小裴才坐在风晏身边问:“他刚才就想跑,院长就不怕他这回拿钱跑路么?”

    “他要跑,也绝非此时。”风晏收扇在掌心合拢,“修士在凡间太过显眼,又有诸多限制,就算此刻逃了,也犹如笼中飞鸟。”

    小裴似懂非懂地点头。

    一刻钟后,巷尾传来车轮滚动的声音,凌然驾着马车出现。

    之后的路程再无风波,小裴深感无聊,便把季晚送的储物戒内的东西取出来,摆了满满一张小桌子。

    储物戒可保温,因此奶茶壶拿出来时还是热的,小裴给风晏倒了一杯草莓味奶茶,又给自己倒了杯抹茶味奶茶,对杯口吹了吹,小嘬一口,满足道:“好香啊!院长你快尝尝!”

    “嗯。”风晏大半身体都盖在厚实的毛毯下,倾身端起奶茶捧在手心。

    五月已即将进入盛夏,刚出炉的奶茶也还很烫,但他盖着大厚毛毯,捧着烫手的奶茶,几个呼吸的时间,双手就被烫得发红,却觉得身体里的寒意仍然无处不在。

    风晏浅抿一口奶茶,发烫的奶茶顺着食道给身体带去一丝暖意,可杯水车薪,聊胜于无而已。

    这奶茶还是那位开创疗养院、心理治疗等新奇理念的散修顾隐研制出来的,虽然他最后结局不怎么好,但即便是修真界一群不重口腹之欲的修士也被奶茶的味道给征服了,现在售卖奶茶的地方随处可见。

    外面的凌然吸了吸鼻子,闻到香醇的奶茶味,回头好奇道:“现在的奶茶都有这么多花样了?”

    小裴骄傲地举起奶茶:“这可是景明院特有,是苏既研发的,他是我们的客人,喜欢研究奶茶,每半个月都会送一大堆给院长喝!”

    “哦?”凌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提起装有奶茶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浅尝后点头道:“确实不错。就是太甜了,下次让他少放点糖。”

    “诶你!”小裴对他的速度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后气鼓鼓地把奶茶壶放回了储物戒里:“那是做给院长喝的,院长喜欢就行了。”

    凌然“哦”了一声,没想到风晏这种面不改色喝苦药的人,竟然喝得这么甜。

    接着小书童扒拉出向词给的那本名叫《修真界瓜田》的近一甲子内八卦轶闻奇事全集。

    他翻了翻目录,大为惊奇:“这瓜田竟然是把修真界各方势力分块讲的,不仅有各大修真门派,还有执法盟、咱们疗养院的八卦,也有凡间的!”

    小裴很好奇他们景明院有什么八卦,翻开一看:院长风晏与其义兄谈珩识于微时,互相扶持之下将景明院发展壮大。曾闻谈珩因风晏畏寒,亲手制作狐裘赠予,以修真界修为第一之身,行琐碎微末之事。时人以为二人虽有兄弟之名,但有仙侣之实……

    小书童“啪”地一声把瓜田合上。

    这写的都是什么?院长和谈仙君分明是实实在在的兄弟啊!虽然狐裘确实是谈仙君送的,但怎么跟仙侣扯上关系了呢,你们好兄弟之间都不会互相送东西的么?

    “怎么了?”风晏靠着软榻,声音略微有气无力。

    “没什么,”为了不让风晏知道这种糟心的八卦,小裴赶紧把书翻到凡间那块,“闲着也是闲着,院长我给你念些八卦吧。”

    风晏闭着眼,把草莓奶茶喝完,将杯子放回桌上:“好。”

    小裴清了清嗓子,“近一甲子以来,凡间关于秘境最深层‘问玄机’之传言甚嚣尘上,初时仅传所谓普通秘境,且多为讲述大能事迹之时被偶然提及,后逐渐失真,传言问天机有活死人肉白骨、助力飞升、消灭心魔之能,又言问玄机之钥散落世间,能者得之,近三年,更有甚者,指秘境之钥已然现世。余以为多为虚妄之词,传言之人居心可诛……”

    念着念着,他侧头去看风晏,发现自家院长已经睡着了。

    院长眼疾快要发作的时候就会嗜睡,小裴知趣地收了声音,静静地翻看手上的合集。

    风晏睡得很沉,这是他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因为眼疾带着寒症一同发作的时候,他会整夜整夜冷得睡不着觉,所以身体在眼疾发作之前,便会容易觉得困顿,好补上发作之后缺少的睡眠时间。

    不知是不是方才亲眼见到一场追杀的好戏,罕见的梦里他也在被追杀,身后形形色色看不清面容的人全都手执武器,而他赤手空拳,腰侧和双腿鲜血淋漓,连跑这个简单的动作都做得费劲,很快他便被追至绝境,面前横亘着一条深渊。

    身后那些人的武器打着旋飞来,他只好向前,双脚霎时踩空,整个人坠落下去——

    “今日我们楼里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修真界的秘境!”

    风晏猛然惊醒,胸腔内心脏砰砰直跳,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马车外有人在吆喝:

    “众所周知,这秘境里面虽然险象环生,却是机缘无数,不过呢,今日我们要讲的,不是普通的秘境,而是秘境的最深层!”

    “院长你醒了?”小裴似乎看出他的脸色不好,又帮他倒了一杯奶茶。

    风晏捧在手心,滚烫的触觉让他终于清醒。

    外面的声音仍在继续:“在秘境里所遇到的机缘,无非是前代大能遗落的宝物、兵器,而秘境最深层,传说名叫‘问天机’的地方,曾经是上古时代的一片战场,里面有的可都是真真正正、神魔妖仙所遗留的神器!其中,有可活死人肉白骨的神器,能令人死而复生、长生不老;有可治愈世间顽疾的神器,无论是为心魔所扰的修士,亦或是天生残疾的凡人,它都能器到病除;还有能使修士增益修为,最终得道飞升的神器!”

    治愈心魔、得道飞升,只这两样,便会让所有修士趋之若鹜。

    他掀开帘子,只见不远处是一座开放的酒楼,说书人站在第二层窗边,手持折扇,滔滔不绝,酒楼下或立或坐围着无数人好奇地仰头听故事。

    那场面好似天上将有千万黄金掉落,又像群猴渴求着喂食之人手上将落未落的甘蕉。

    其中还不乏腰间带着玉令的修士。

    凌然不耐烦地盯着那酒楼,冷哼道:“在这种凡人修士五五开的地方讲修仙界的秘境,真是班门弄斧。”

    眼见前方街道围堵得水泄不通,他便驾着马车拐进旁边的小巷。

    “据说这问天机须得用五把钥匙才能打开,而这钥匙散落在九州大地,说不准你早已见过,却对面不识。至于钥匙,有人说钥匙长得像男子头上戴的玉簪,有人说像女子头上戴的金簪,还有人说它模样就是普通的铁钥匙……”

    驾车走了很远,那说书人的声音才渐渐远去。

    小裴支楞着脖子:“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他们讲的故事不是这个版本啊?”

    凌然百无聊赖,问:“上次讲的是什么?”

    “我记得以前说书人只讲那些所谓普通的秘境,而且大多都是讲某位大能的事迹时,顺带着讲讲他在秘境里的经历。”小裴思索道:“但是后来就越说越玄乎,越说越离谱了……”

    跟瓜田里写的简直一模一样!

    睡前小裴念瓜田时,风晏听了半截,闻言把桌上的瓜田拿起来细看。

    总觉得这种传言不同寻常,是有人故意为之……

    他们一日内穿过两座城池,于晚间在第三座城池——宋州州城一处客栈歇脚。

    小裴尚未辟谷,路上都是吃储物袋里提前备好的东西,一到客栈便找小二要菜单去了。

    风晏径直上楼,余光瞥见凌然也跟在小裴后头点菜,还饶有兴趣地问:“小二,你们这儿最好的酒在哪里啊?”

    “客官你可是问对人了,要说我们州城哪家的酒最是一绝,必然是城东梨花巷的杜康酒肆家了!”

    他脚步停顿片刻。

    虽然反常,但十年前,他相隔一千年岁月重回人间时,也和凌然一般,对全然变样的人间吃食好奇不已。

    兴许凌然只是嘴馋和好奇。

    风晏笑着轻轻摇头,想自己是太过敏感,刚放下戒心,便见凌然的手悄悄在小裴身侧一晃,摸出个看不清形状的东西,收在了自己衣袖里。

    小裴身侧只有一只储物袋,因为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