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是猜出风晏的疑惑,凌然接着说:“我刚才只是担忧院长大人再做出些抹脖子的事,想把你身上的暗器都拆下来,未曾想你突然醒来抓住了我的手,那阵仗还以为我是要杀了你呢。”

    原来如此。

    对方说话的功夫,小裴已把风晏掌心重新上药包扎起来,风晏探向衣袖内,飞刀和储物戒果然不见了。

    瞧见他的动作,小裴及时道:“院长,你的东西都放在桌上,要我先收起来么?”

    “好。”

    须臾耳边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小书童把桌上放着的飞刀和储物戒都收到他的储物袋内。

    风晏摸索着除去暗器后显得空荡的衣袖,内心的焦躁和不安又开始浮现。

    谈珩曾问过他,为何已是大乘期修为,仍要在身上装这么多数量和类型的暗器,他实话实说:这样能让他感到安心。

    他认为想要护自身和身旁之人的安全,仅有强大的修为远远不够,且不说如今修真界各种稀奇古怪的针对灵力的法器层出不穷,若是被人围攻、追杀至灵力枯竭耗尽之时呢?

    风晏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在太平了一千年的修真界时刻忧心,认为自己有朝一日会面临此种绝境。

    像是曾经经历过想象里种种围剿追杀等狼狈不堪之事,所以从中吸取了教训。

    他微微叹气,脸朝向凌然那边道:“今日多谢。”

    “不用谢,”凌然哈哈一笑:“我帮你这一次,院长大人怎么着也得给些奖励吧?不如把我那账单减掉几十万灵石,怎么样?”

    屋外的雨渐停,只是天际还是会时不时地出现一道转瞬即逝的闪电,把屋子内短暂地照亮。

    听完凌然的话,风晏不自觉地唇角微微勾起,压得整个人喘不过气的寒症和疼痛也好像减轻了一分。

    小裴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抬头便见自家院长露出一抹清浅的笑容。

    他微微一愣,转头去看旁边的凌然,凌然躺在自己那张床上,把头枕在抬起的双臂,惬意得都快睡着了。

    院长身上疼痛,药味苦涩,又身陷囹圄不得自由,有什么值得一笑呢?

    莫不是因凌然方才的那句话?

    他摇摇头,收起自己某些不合理的猜想,见院长大人微微侧头看向自己这边,苍白的唇一张一合:“很晚了,你休息吧。”

    “好,”小裴应答得干脆,不忘补上一句:“若是有什么事,院长你记得一定叫我。”

    他知道在这期间,风晏根本睡不着,只有昏迷才能得到一点休息和喘息的机会,虽然答应得快,也只是为了让院长放心,心里还是担忧的。

    风晏点头:“好。”

    这一觉比小裴想象中平稳,他睁开眼时,窗外的日光透过窗纱投射在地面,缓慢地流动着,快到正午了。

    他是个需要浅眠时便能在睡梦中感知到一切动静的人,四个时辰过去都没感受到风晏那边有什么异常,看来凌然的灵力是真的很有用,能让院长这么久都不发作。

    小书童想起昨日凌然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觉得若是凌然肯经常给院长输送灵力,免他寒症眼疾之苦,那减掉他的账单、甚至全部划除,也是一件划算的买卖。

    就是不知道院长怎么想了。

    院长症状减轻,小裴心里也久违地感到轻松,他不慌不忙伸了个懒腰,刚要起身去看看风晏的情况,便听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他身体瞬间紧绷,进入警戒状态,连看似还在沉睡的凌然都腾地一下弹了起来。

    风晏也微微侧身,问:“是谁?”

    小裴瘪瘪嘴,低声说:“估计是执法盟的人又来找茬了。”

    他还没动,便见凌然去开门,门外的守卫脸色还是冷漠中带着严肃。

    为首的侍卫没有感情地说:“执法盟检测到您昨晚使用灵力过度,故派我来询问情况,请您如实回答。”

    凌然怀疑这两个守卫都是法器做成的木偶人,不然为什么一天到头每次见他们都是一副死人脸,他翻了个白眼,连和善的假笑都懒得做:“我们院长昨天病倒需要熬药,你们推三阻四说没有炭火,我们便没有强求,用灵力之火煎药,不知这又是违反了执法盟哪条规定?”

    “并无,”守卫并没有因为凌然的阴阳怪气而有什么表情:“只是如果您所使用的灵力到了镇灵手环的极限,它便会自爆,还希望您今后能稍稍克制,以免伤及自身。执法盟向来以礼相待,还望几位遵守规定。”

    凌然顿时觉得自己手上戴了一个定时炸弹。

    这人怎么之前不早说?!一定是故意的!

    他怒极反笑:“《修士凡间行事守则》里说,经疗养院鉴定精神状况有明显问题的人,若是作为嫌疑者留在执法盟,需要对其进行特殊的看顾,使其不得伤及自身,若看管不利,便会对看管之人做出处罚。”

    凌然双手抱臂:“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呢脑子有病还十分严重,犯起病来连我们院长都照打不误,属于最严重那一类型的病患。我手上的镇灵手环自爆了,你们也要受罚。我听闻如果这类嫌疑者身死,看管之人受罚五十行刑鞭。”

    他满脸好奇,摸着下巴道:“听闻执法盟的行刑鞭乃是盟中刑器之最,五鞭以上便非死即伤,我倒是非常好奇,不知有没有这种幸运让你们受刑。”

    守卫又一次被噎到说不出话,看他下颌微动,像是在狠狠咬牙。

    凌然怼得浑身舒畅:“如果没什么事的话,烦请让开。我们院长该喝药了。”

    其实他并不知风晏应该什么时辰喝药,但在景明院,客人喝药一般是在三餐前后,便想当然地推断风晏也是。

    他没等守卫回答,径直去向后厨,那年久失修的门在清晨的微风中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他来到门后,一脚踹了过去!

    哐当一声,门轰然倒地,荡起一阵灰尘,结束了自己的使命。

    “你……”守卫瞪大双眼,正要说话,凌然便抢先道:“既不让我用灵力烧火,又不给我炭火,这般都算以礼相待,那我劈开木门当柴烧,又怎能算毁坏财物,我只是为了生存,迫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他环视四周,找到一把斧头,便就地把门劈成一节一节的木头,每当木头被劈开,发出“咔”的一声声响,守卫的脸就会微微扭曲,跟吃下放了三天馊到生虫连喂猪都不行的饭食一般。

    凌然没用一丝灵力,就这么被守卫看着劈砍半晌,临近正午日头毒辣,他身体还没完全从烈火灼烧带来的痛意中脱离,出了满身的汗,手臂都有些酸痛。

    屋内风晏听到凌然和两个守卫的话,禁不住唇角微弯。

    想为难凌然,这两人差得还多呢。

    他孤身一人自由来去,无牵无挂,若非是景明院名义上的员工,怕是在执法盟进行抓捕时便逃之夭夭,哪会心甘情愿受这许多天的气。

    门外传来的斧头声“砰砰砰”作响,每一次响动都像抽在守卫脸上的耳光。

    瞧凌然和小裴对待守卫的样子,这两个人没少给他们气受,想来都是奉了曾司主的命令。

    那人能力不行、独断专行,没想到还睚眦必报,仅仅是语言上有所冲突,便以权谋私,苛待客人,实非一司统领所为。

    他们几个严格来说已然算不上嫌疑者,只是凶案的相关人员,称为客人才算正确,也不应该戴什么镇灵手环。

    守卫给他们戴上镇灵手环时,风晏已处于寒症眼疾发作的边缘,没有更多的心力关注这些,也没心思反驳他们的行为。

    那边凌然已经把最后一段木头劈晚,末了把斧头一扔,抱起刚劈好的柴火进了屋,砰地关上了门,完全把守卫当成了空气。

    小裴一直在门后守着,提防着守卫进屋对风晏不利,自然听到了凌然的话,见他进来,便掏出药罐将药材放在里头,等他把柴火点着,再把药罐支起来放在火苗正上方。

    不需要自己烧火输灵力,凌然闲来无事,坐在自己床上捏着镇灵手环,他很想知道到什么程度它才会自爆。

    他讨厌身边潜藏未知的危险,这手环对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危险。

    千年前执法盟还没发明出这种厉害的玩意,所以这是他头一次见镇灵手环。

    小裴见他满脸警惕,皱起眉道:“我记得从前的镇灵手环是不会自爆的,你和院长手上的这两个……可能是最新改进过的。”

    凌然觉得自己被风晏困在景明院的时候都没这么生气,执法盟是天天都没有正事做么?不是抓人、杀人就是改进这种堪称刑具的东西。

    刑具这种东西他虽然没有研究,但他知道一个会用在很多修为不一样的人身上的东西,一定要具备非常广泛的用途。

    按照如今修真界修为的平均水平,这镇灵手环大概在筑基末期或金丹初期就会自爆。

    凌然捂着脸,心说他竟然得感谢自己灵根受损了,若是全盛期,随便一出手都是元婴修为,那不得被炸死?

    但话说回来,他在全盛期一般也不会被小小的手环给炸死,大乘期的修士,常人看来在身体上危及性命的伤害都不足为惧。

    风晏自是听到了他们的话,他抬手指尖捏住镇灵手环的边缘,金属的冷意穿透皮肤,他身上太冷了,即便戴了很久,都没把手环捂热。

    体内的寒气像是得到了共鸣,瞬间扩散开来,他猝不及防咳嗽几声,连忙松开了手环。

    小裴时刻注意着他的情况,听到这两声咳嗽,登时忘记了生气,赶忙跑过来问:“院长怎么了?是不是又要发作了?”

    风晏没有回答,彻骨的寒意从双眼处迅速蔓延,像野外疯长的野草,叫嚣着占领每一寸皮肤、每一处骨骼。

    整个人被推下深渊,深渊之下是万年难以消融的寒冰,寒冰爬上他的身体,钻进他的血肉与骨髓,几乎要把他冻僵。

    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