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晏心知无法逃过审问:“是。”

    曾司主又问:“您贴身侍卫方才的话可否属实?”

    “是。”

    曾司主点头停止了询问,来到放置尸体的铁架前,助手已经把凌然的长剑置于尸体一侧。

    他将尸体胸口的剑伤与凌然的长剑对比一番,阴沉着脸直接下了判决:“伤口确为此剑造成。作案时间、地点、人证物证俱全,风院长,您的贴身侍卫凌然在凡间城池当街行凶,致人死亡,按执法盟律,提交总部审核过后,当废去灵力,绞杀。您管教下属不利,当受鞭刑一百。”

    话音刚落,屋内的威压陡然增大,风晏放在四轮车侧面把手上的手瞬间紧绷。

    鞭刑一百……好熟悉,熟悉到后背上像有带着倒刺的鞭子狠狠落下来,刺骨的疼。

    他……是曾经受过执法盟的鞭刑么?

    凌然甚至听到自己膝盖发出咯吱的一声响,仿佛一座万丈高山突然压在身上。

    小裴若没有风晏输送灵力,更是会当即七窍流血而亡。

    小书童灵力低微,根本不应作为凶杀嫌疑者跟风晏二人一同接受审问,更何况被施加这种致死量的威压。

    从《修士凡间行事守则》中知道如今执法盟律法严苛是一回事,真正面对又是另一回事,凌然顶住压力道:“司主,人为我所伤我认,为我所杀,我可不认。我刺伤他时,剑尖距离他的心脏仍有一寸,且特意避开了致命处,此等伤势对于他这样实力的修真者,连重伤都算不上,更何况我把他扔在门前时,他尚在喘气,离断气还差得远呢。如何能说是我杀了他?”

    他嘲讽一笑:“而且,是他先动杀意在先,难道如今他死了,这些便可一笔勾销?他欲杀我,我保护自身安全何错之有?”

    曾司主答非所问,坐回案前:“此人已死,本案又无其他人证,无从知晓他生前是否对你构成生命威胁,但你用自身武器将其击伤致其毙命却是铁证如山。”

    凌然冷笑:“你双目浑圆却是瞎了不成?看不到这死人身上多少暗器毒药么?他生前干的是杀人夺宝的营生,你不去调查他手底下有多少冤魂,昨晚城内又有多少杀人夺宝之事,反而逮着我一个清清白白的小侍卫做文章,你是收了他们的钱,眼睛只盯着我们这些老实人么?”

    “你!”

    “司主,”风晏的声音比以往低沉,打断了剑拔弩张的氛围,“风某随身携带留影石,不知可否作为证据?”

    随身带留影石?

    凌然忍不住看向风晏。

    这是什么变态啊?

    不过他若是将昨晚的留影放出,自己并非“文弱书生”、实力还不低的事实便会暴露。

    这种一般人知道了就会死的秘密他都宁愿展露于人前,只能说明不这么做的话,他们是真的走不了了。

    他会死,风晏会被抽一百鞭子,不死也残,小裴也会死。

    身为修真界第一大疗养院院长,与各大门派高层交好的风晏都无法逃脱……

    凌然深吸一口气,终于深刻地意识到执法盟在千年后的现在是如何权势滔天。

    可是……草菅人命、不问是非、随意定案,这是什么狗屁执法盟!

    千年前创立执法盟的先辈们要是看到如此情景,都得气活过来!

    虽然那时候执法盟也不怎样,但比现在讲道理多了。

    曾司主把指着凌然鼻子的手收了回去,又是一副公正断案的模样,轻咳两声:“那是自然。”

    风晏默默从储物戒中取出留影石,过大的威压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手臂微微颤抖,眼睛看东西好似蒙了一层雾,刺痛越发尖锐。

    眼疾就要发作了。

    他强撑着没露出一丝异样,待助手取走留影石,曾司主细细查看昨晚记录的影像时,闭目养神,抵着小裴后背输送灵力的手力不从心地发着抖,只因手掌覆盖在宽大的衣袖之下,堂上的人都未曾发觉。

    他实力不低且可以行走如常的事虽然暴露了,但好在执法盟要求每个参与者对案件的细节绝对保密,不慎泄露后面临的刑罚也异常严苛,他不必担心这件事会被更多人知道。

    凌然也闭上眼睛,多看一眼执法盟的这些人都嫌脏,只好望着风晏。

    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执法盟的不讲理,风晏在闭目养神,一点都看不出气愤或担忧的情绪,只是脸色好像越来越差了。

    这人平日里肤色便偏白,如同上好的玉石,现下却像大病未愈,唇色淡得失了血色,衬得眉尾那血痣好似鲜血浸染。

    ……好熟悉,这个角度,这张脸,只是多了一颗血痣。

    也不知风晏今年年岁几何,他们应当真的在千年前见过、认识,并且是有渊源的。

    至于这渊源是好是坏,目前还说不清楚。

    总之,凌然捏着下巴下了论断——是个熟人。

    但为什么风晏说没见过他呢?莫非风晏是他当年单方面认识的人?

    正当他忘记执法盟这些叫人恶心的破事,一心回想千年前自己跟风晏到底是什么关系时,那讨厌的声音又出现了:“根据留影石的记录,二位杀人的嫌疑暂时排除,不过真凶尚未找到,二位需留在分司,等待我们进一步调查。”

    被打断的凌然十分不爽,但还没开口,就听风晏先一步问:“那请问要等到何时?”

    凌然自不能落了下风,追问道:“要是你们一直查不出,难道要我们在这里等到天荒地老?”

    风晏轻咳一声:“相信以执法盟的能力,应当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凌然补充道:“若是五日内调查不出什么结果,那外界所说执法盟办事又快又稳的传言便都是假的了,亦或者,是你们分司能力不行,需要上报总部?”

    除去较重刑罚需要上报总部之外,其他的任何情况下上报,对于每个分司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会显得自身能力不足,严重的可能会影响自己的职位。

    这是他刚到景明院时为了探听院内的消息偶尔听到的,想不到如今派上了用场。

    面前这两人默契的一唱一和让曾司主脸色青了又紫,从前根本没人敢对他说这种阴阳怪气还夹带着威胁的话,但他这次确实是判定鲁莽了,不好辩驳什么,只是硬邦邦地回应:“多谢风院长信任,我们分司一定尽早缉拿真凶,查清事实真相。”

    听着凌然的威胁和曾司主的低头,风晏心下的郁结消散不少:“有劳曾司主了。”

    凌然慢悠悠从铁架上拿回自己的剑:“希望司主下次抓到的人就是真凶,可不要再冤枉别的好人才是。”

    他煞有介事地取出一块干净的丝巾,把剑柄剑身仔仔细细擦了一遍。

    曾司主脸都绿了,声音听着咬牙切齿:“那是自然。”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