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北海

    追踪别人的?日子无?聊枯燥,那三号黑衣人身在凡间,不能使用大量灵力,又要隐藏行踪,便?白天休息夜间行路,导致风晏他们也必须如此,生生把自己熬成了昼伏夜出。

    将近一个?月后,风晏和凌然跟随这人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城池——北海。

    起初他抬头见到北海二字,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这些?日子夜间追踪,他双眼一直在黑暗中使用,视线没有以?往那样清晰,愣了几息才认出这里的?确是北海。

    子时?的?北海一片寂静,海上吹来的?凉爽夜风掠过正在深眠的?城池,也撩起风晏的?长?发和他脑后扎眼的?红色发带。

    几日前两人追踪三号黑衣人过一处极险的?山路,风晏一脚踏进扭曲空间的?传送阵中,下一刻脚底便?从陡峭山路变成无?底深渊,底下一尺之处就是一棵生长?在峭壁之上的?大树。

    他若是落到树上,势必会发出不同寻常的?声响,惊动了黑衣人,他迅速稳住身形,险之又险地在接触到树枝的?前一刹那停住。

    但后脑的?长?发不幸地被伸展的?树枝勾住,发间的?翡翠簪瞬间掉落下去,在空旷寂静的?山谷没发出任何?声响。

    那法阵应当?是黑衣人的?手笔,应该是很久之前便?在这条必经之路上设置了法阵,这样若有人追踪,便?能第一时?间发现。

    黑衣人走得很急,那簪子再?贵重他们也没空下去捞,凌然找到风晏后,便?取出自己的?另一条发带给他系上,一直用到现在。

    而对方进城后,便?歇在一家客栈,再?没了动静,易容换了一副面孔后,像个?普普通通的?游客一般,每日悠哉悠哉地逛街市,喝北海酿的?酒,吃北海这边的?特产。

    多少显得一直跟踪的?风晏和凌然有些?辛苦,他们商量一番,一致认为这黑衣人按兵不动,是在等人或者等一个?合适的?时?机。

    至于是什么人什么时?机,等他一动,自见分晓。

    于是风晏凌然两人也跟着当?起了游客,为了扮得更像,他们不仅买了很多特产,还购置了一套游客都会买的?衣服。

    凌然倚在客栈房门旁边的?墙上,双手抱臂等着风晏,听到门动的?声音,转过头去的?瞬间,眼睛都挪不开了。

    风晏身穿轻薄纱衣,脚踩清凉木屐,和凌然、这北海满大街本地人或是少数游客所穿的?款式一模一样。

    大街上的?人从背面看根本认不出谁是谁,但凌然坚信即便?相隔千里,他都能一眼看见人群中的?风晏。

    院长?大人从前穿着偏厚,炎炎夏日还穿着春秋时?节的?装束,今日换上清透的?纱衣,倒是和从前的?风格完全不同了。

    衣衫轻薄,风晏纤长?白皙的?颈完全露出来,身材更显瘦削,腰带虚虚系在腰间都遮掩不住两手便?能握住的?腰身,衣裳垂落到脚踝,隐约能看到细瘦的?小腿。

    比从前更像会随时?飞走的?天上仙人了,若是没有表情地垂下眼,当?即便?能拉去庙宇,放在香案之上充当?神仙的?雕像了。

    不过若是将人整个?抱在怀里,掐住腰,应该很难逃脱吧。

    ……如果院长?不会揍他的?话。

    “怎么了?”

    风晏十年前醒来后就再?没穿过这样轻薄的?衣物,如今穿在身上是满心的?别扭,总觉得好似没穿衣服,见凌然眼神都不动了,更是垂眸不动声色地把自己打量了一遍。

    然而并?未发现不妥之处。

    “啊,没事。”凌然像是醒过神来,“我在想你还挺适合这身衣服的?,以?后可?以?多穿穿。”

    不等风晏疑惑,他转身便?走:“走吧,我倒要看看这北海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们先去海边逛逛。”

    风晏浅笑着摇头,跟在他身后走出客栈。

    他们居住的?客栈距离海边很近,仅仅隔着三条街,从房间的?窗子向外看,一眼便?能毫无?阻碍地看到海。

    中间的?这三条街热闹非凡,不说人山人海,这人也是络绎不绝,街道两边摆满了小摊,每一个?摊主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微笑,却不会让人觉得那是客套的?假笑。

    凌然看似无?意地抬手,设下一个?隔音的?结界,偏头问:“你不是说北海的?特产在凡间不是很出名?么?怎么自我们来此,这人越来越多了?”

    风晏走在里侧,凌然帮他挡住了大部分陌生人的?接触,他摇头道:“我也不知。”

    “那我问问去。”凌然越过他在身旁的?小摊边停下。

    北海城内常年吹着微风,盛夏时?分也丝毫感受不到别的?城池的?燥热,凌然却煞有介事地拿了小摊上的?一把折扇,扇面上是一只画得粗糙的?兰花。

    他们不能强求一个?普通的?摊贩拿出堪比大师水准的?扇面画,凌然瞧着总能想起风晏身上的?兰花香,闻着便?觉舒心,就爽快买下,顺带问了摊主同样的?问题。

    摊主应该不是第一次被问这个?问题,侃侃而谈道:“客人您说得没错,以?前咱们北海外来人很少,那是因为一面临海,其他三面啊都是山,来往不便?,我们这儿的?东西啊轻易卖不出去,外面的?人一看这山也寻思?还是别来了。”

    “但去年这时?候,有一个?平日里最爱寻欢作乐、到处游玩的?王爷来了这儿,他对我们北海那可?是赞不绝口?,在这里住了半年,今年年初才依依不舍地走了。据说他走以?后逢人就夸,很多外面的?人就知道了我们这小地方,这不最近,那些?有钱人便?都带着一家老小来玩儿了。”

    “原来如此。”凌然笑呵呵地跟摊主打了招呼,和风晏一起往前走,把刚买的?折扇持在身前潇洒地扇着风。

    “追了快一个?月,可?算能歇几天了。分明以?那人的?能力,很快便?可?以?到北海,他愣是在路上绕了好大一个?弯,还在各处都设下了法阵,斩除追踪的?人,这么谨慎,难怪之前会跟丢。”

    凌然所言非虚,即便?是他们两个?大乘期,没有大量追踪的?经验,都很难追上三号黑衣人。

    若非路上他们二人一同关注着对方,很可?能没几日便?跟丢了。

    风晏没有带上龙纱或是幕篱,也不曾觉得太?阳刺眼,滨海的?城池日光反而并?不毒辣。

    熟悉的?城池和环境,让他这段时?日以?来紧绷的?心弦稍稍放松。

    他和凌然并?肩而行,走得很慢,一盏茶的?功夫都没走出一条小小的?窄街,把初来此地游客的?样子扮得十分像。

    凌然夸张地每路过一个?小摊都要停下来看看,拽着风晏点评小摊上的?售卖的?物品,用院长?的?钱买了一大堆稀奇古怪但是没有什么大用的?小玩意。

    比如附近海边随手便?能捡到的?贝壳、海螺;在风中摇曳作响声音悦耳的?风铃;一青一红两只发簪。

    玩乐够了,吃喝自然不能忘,凌然一口?气买了十几罐北海特产酒,全都挂在身上,活像凡间用来许愿、挂满签子的?大树。

    他还不忘买两碗冰酥酪,和风晏一人端着一碗,把折扇插在腰带里,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吃得痛快。

    凌然一口?干了半碗,呼出一口?冷气:“院长?所言非虚啊,这北海还真是个?世外桃源。”

    有凌然在,风晏不必担忧吃喝冰冷的?食物饮品会加重寒症。

    只是吃下第一口?冰酥酪,便?感到太?阳穴如今有根筋似乎被冻得打结了,他揉着额头,须臾这种感觉便?消失无?踪。

    瞧他的?样子,凌然皱着眉帮他按揉太?阳穴,察觉到这不是他身上任何?一种旧疾所致,终于放松下来:“你这是突然吃得太?冷,没什么大事。”

    风晏看着凌然放松的?神情,又盯着碗里冒着冷气的?冰酥酪,他确实很久没吃过这种冷饮了。

    以?往每年来北海小住时?,他也不会穿得和现在一般清凉,更从来不会在白日去往海边。

    白日里海边人多,到处都是嬉戏的?人群,每个?人都衣衫轻薄,一阵海风似乎就能把衣物吹跑,而他裹得严严实实,仿佛在过冬,若是人多的?时?候去,怕会被当?成异类,叫人觉得他脑子不正常。

    虽说修士不惧酷暑,但……终归是不一样的?。

    因为凌然,他才能久违地享受到真正夏日的?氛围,穿薄衣、喝冷饮、吃冰品、逛海边,随心所欲,无?拘无?束。

    风晏吃下第二口?冰酥酪,沁入心脾的?凉意席卷全身,但是没有寒症那样冷,只会让人浑身舒适。

    他看向全身酒罐相撞,叮叮当?当?直响的?凌然,忽然笑道:“你说要伪装普通游客,可?什么人会这样把东西挂了满身。”

    凌然叫那笑容迷了眼,愣了须臾,笑说:“我这不是嘴馋么,而且不放在身上,难道要折返回去放客栈?不过没事,我马上喝。”

    接着他一口?冰酥酪一口?酒,那陶醉的?表情极其惹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吃什么满汉全席。

    解决完冰酥酪和两罐酒,凌然仍未满足,他扫了一眼街上所有的?小摊,奇怪道:“不是说仙桃也是北海特产么,怎么这条街上都没有卖的??”

    他一向干脆,当?即问了身边的?摊主。

    “哦,这个?啊,”摊主解释道:“今年仙桃刚成熟的?时?候,恰好刮了一阵子飓风,都把仙桃给吹落砸坏了,收成特别不好,所以?摊子上很少有。那些?飓风过后没坏的?仙桃都卖得特别贵,听说光有钱还买不到,肯定不能摆在这大街上你说是不是。”

    凌然恍然大悟:“这样啊。那是挺可?惜的?。”

    三条街他们走了小半个?时?辰,从不那么炎热的?申时?末走到酉时?中,宽阔湛蓝的?海面终于出现在眼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