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恢复

    那些忘却的往事一件一件在脑海中重现,身临其境般让风晏回到了当年,看见他和凌然是如何不?打不?相识,是如何在试探中彼此靠近,如何从盟友变为?此生?挚友。

    除了最后那个缘劫咒,他们甚至没有对彼此表露过心意。

    很多事,很多人,都跟着?他们的死?亡一同湮灭。

    从前恼恨自己为?何将他们二人之间?的事全部遗忘,如今,当时发生?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分毫毕现,汹涌而来的记忆实在是太多,让他的脑袋几乎要炸开。

    风晏大口喘息,他想抬手捂住自己的头,双臂却没有力气,举不?起来,他努力睁开眼,眼前是眼疾发作时一般的黑暗,什么都看不?见。

    看不?到光亮,看不?到任何人,也看不?到凌然。

    凌然,凌然……

    千年前眼睁睁看着?凌然死?在自己眼前的悲怆无措,突然全都冲进身体里,他张开口,想要尖叫,耳朵却没听到任何声音,不?知道是自己并没有叫出来,还是自己的耳朵也病得不?能用了。

    有一块巨石压迫在心脏上,连带着?肺部也难以正常运转,他喘不?过气来,可调动不?了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只能任由窒息绝望将自己吞噬。

    眼睛好烫,是他在流泪么?

    身体好像在发抖,他什么都控制不?住,止不?住地流泪,止不?住的颤抖,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极度的悲伤催得胃里翻江倒海,他反射性地干呕,滚烫的血从喉咙里喷出来。

    之后喉咙也发紧,像有人掐住了那里。

    灵力在身体内疯狂地涌动,脱离了掌控,向身体之外溢散,像是生?生?被抽取掉神魂。

    “阿晏!阿晏!”

    凌然把风晏抱在怀里,他快要急疯了,不?知道自己此刻双目赤红,像是发病了似的。

    他醒得早,刚从千年前的记忆里走出,就见风晏满脸痛苦,比眼疾发作时更加严重,额头有被撞在石壁上留下的伤口,鲜血从额角流下,一直蔓延到下颌,已经凝成血块,附在皮肤上,瞧着?极为?吓人。

    偏偏他不?精通医理,不?知道风晏到底是怎么了。

    两人都被那团火焰攻击,按理说?他都正常苏醒了,风晏不?该如此才对啊!

    难道是因?为?风晏有寒症有眼疾,跟这火焰产生?了什么特殊的反应?

    而且风晏不?仅极度痛苦,体内的灵力还有不?受控制的迹象!

    凌然心下一个咯噔,这是灵力溢散?

    他只是听说?修士在经历巨大痛苦后,体内的灵力会无法控制,溢散出体外,对修士的身体和往后的修为?极为?不?利,而且溢散出去的灵力会没有方向地攻击任何挡在前面?的东西。

    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想帮风晏稳定溢散的灵力,刚要抓住他的手腕,手里却凝出一团火焰瞬间?向后方砸去。

    那火焰被轻飘飘地向外挥去,落到山洞外面?的湖水之上,轰隆一声,砸出的水浪有几丈高,震得整个山洞都在微微颤抖。

    凌然皱起了眉,看清楚身后那陌生?人的样貌。

    一身蓝衣,面?容冷峻,眉间?一道深红竖纹。

    这怎么好像是风晏说?的那个,刺死?那朵枯骨花主人的人?

    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是敌是友?

    就在他思考的这瞬息之间?,那人抬手,蓝色的灵力包裹住风晏的身体。

    对方动作太快,凌然根本来不?及阻止,转头一看,只见风晏紧紧皱起的眉头好像放松了些许。

    那人是在给阿晏疗伤?来帮他们的?怎么看着?不?太像好人呢?

    这秘境形成已不?知有多少年岁,那枯骨花也看不?出是什么时候化成……

    对方杀掉修士,到修士残留的灵力生?出枯骨花,少说?有千年了,这人的年龄说?不?定比他和风晏都要大。

    但?是千年前心魔问题爆发后,修士们的修为?普遍不?高,很难延续这么长的寿命,所以如今的修真界,比他和风晏年纪还大的,已经找不?出几个了。

    那个窃取修真界气运的真凶也不?知道有没有活到现在,如果他还在,那他便?算在其中。

    不?过这个人愿意帮他们,怎么看也不?像幕后之人。

    难道这人是某个隐世不?出的大能?

    凌然回头看向那蓝衣人,对方看起来在二十?五岁左右,跟他和风晏一样,都是青年人模样,他们这个修为?已经很难单从外貌、实力判断出一个人的年龄。

    许是看到他满脸的怀疑,那人终于?开口:“你可有何想问的?”

    凌然心道那可是太多了。

    不?过他揽住风晏后腰的那只手紧了紧,先?问道:“他是怎么了?”

    “身心崩溃,导致灵力溢散。”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倒不?似他的长相一般冷。

    凌然将“身心崩溃”四个字默念一遍。

    竟然真的是灵力溢散。

    总以为?风晏这个人情绪淡漠,没想到记起自己死?在他身前,竟痛苦到这般地步……

    光是回忆起来便?如此痛彻心扉,那当初,千年前他真正亲眼目睹自己死?去的时候,该是什么心情?

    自己像霍钟那样化为?尘埃的时候,风晏是什么样子?

    之后,他身上又发生?了什么?

    凌然不?敢再想,他眼眶发热,慢慢地贴着?风晏的额头,感?受到他并不?规律的心跳。

    他沉默片刻,才继续问:“请问您是?”

    那人有问必答:“我名有初,若有缘分,不?久之后自会再见。”

    凌然把上下几千年他记得的大能的姓名回忆了一遍,都没想起什么时候有过一个叫有初这个名字的大能。

    难不?成这人是更早时候的大能?

    他和风晏在千年前倒霉成那样,处处谨慎,想为?修真界找出为?害天下修士的凶手,却落得个背负千古骂名,人人得而诛之的下场,难道千年之后,这运气就变好了?

    进入秘境,随随便?便?就遇到古早大能?

    不?对,跟着?风晏这段时间?,并未听过千年前有过执法盟副宗主和魔尊勾结的惊天大事。

    ……明白?了,执法盟注重自身在修真界的威严和面?子,当年没抓到他们两个,肯定是压下了这天大的丑事,之后随着?时间?流逝,知道这事儿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千年后自然就没有后人知晓了。

    除了那些写仙君和魔尊故事的话本。

    记起来从前那些事之后,再想起那些话本,心情比在洞府内更加复杂了。

    凌然沉吟一番,又问:“原来是有初仙君,多谢仙君出手相助。只是晚辈还有一些问题想问,不?知前辈能否为?我解惑?”

    看到有初点头后,他继续问:“方才撞入我们二人身体内的那团火是什么?”

    “那是一种真火,你是火灵根,收服了它,能将你损坏的灵根修复。至于?你的这位……朋友,他体内的寒症经真火一冲,便?能不?治而愈。”

    凌然此刻心中只有一句话:还有这种好事?

    虽然被真火撞入体内的痛苦很难承受,但?是阴差阳错让他和风晏恢复了丢失千年的记忆,还能恢复灵根,治好寒症,这是什么天降馅饼的好事?

    好到他都要开始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了。

    可是怀里风晏的身体慢慢不?再颤抖,体温恢复到正常,眉宇间?的痛苦逐渐消退,变得安稳,不?像痛苦到昏迷,无法醒来。

    像只是睡了一个午觉,做了一场稀松平常的梦。

    这些都在提醒凌然,醒来后经历的一切都是真的。

    他其实至今都没有多少实感?,如果不?是风晏的痛苦如此强烈,他可能还停留在千年前的记忆里,分不?清现在是何年何月,指不?定还会记忆错乱,认为?这是在千年之前,他们被追杀的时候。

    好在他这段时间?跟在风晏身边,多少也学了一点疗养院的知识,知道突然恢复记忆后,出现认知错误和障碍是正常的,只要不?受刺激,好生?休养,就可以恢复。

    凌然自从来到秘境就积攒了一肚子问题,一股脑倒了出来:“那……银线网和深潭,又是怎么回事?”

    “秘境形成时,妖族尚在为?祸三界,为?防止妖族进入拿到天材地宝,便?设计了许多针对妖族的机关。银线网绞杀,深潭水溶解,使其尸骨无存。你的朋友,被秘境误认为?是妖族了。潭下的冰曦草,是死?在潭中的妖族灵气所化。”

    妖族?怎么他们两个人进来,只有风晏被误认为?是妖族?

    凌然还想再问,便?看到笼罩风晏身体的蓝色灵力消失了。

    昏迷中的风晏咳嗽两声,好像有醒来的征兆。

    “阿晏?”

    凌然顿了顿,残存着?灼烧痛感?的内腑像是被冰凉的清水缓慢地清洗过一边,无比舒适。

    那蓝色的灵力从风晏身上移到了自己身上。

    身后的有初仙君适时解释道:“你们所遇的枯骨花皆是魔族所化,留在秘境内的真火和其他重要之物,便?沾染了魔气,我便?是为?此事而来。”

    “洗清魔气之后,真火便?能彻底为?你所用。他身上的息风也会被唤醒。”

    没想到千年前失去的一切,无论是心悦之人,还是自己的实力,现下都找了回来。

    凌然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不?知道是说?幸运,还是说?感?慨。

    ……等?下,魔气?

    这魔气也不?像是魔修身上的魔气啊?魔族又是什么东西?

    魔族的历史远在一万五千年之前了,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