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现身

    听完风晏这?一番论?断,向词着急地问:“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他脑子转得飞快,“这?种颠覆修真界的大事,以往都是执法盟应该承担的事,但院长你现在还是执法盟正在追捕的逃犯,此事由?你判定,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向词的话越说越快,“这?么大的事情,执法盟知道么?若是不知,不太符合他们将全修真界大小事务、各派秘闻都捏在手中的做派;若是知道,为何?不组织各门?派倾力毁坏法阵?难道这?法阵就是执法盟中人设下的?”

    风晏看着焦急的向词,对?方真不愧是对?修真界近百年来的八卦秘闻都了熟于心之人,这?么快便推导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那幕后之人就在执法盟,求助江拂是没用的,很可能会适得其?反,若是让对?方加快吸取气?运的时间,他们便连半个月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和凌然空有修为,如今却行走坐卧都受制于人,再如何?想要?亲手摧毁大阵,也只能守在这?里,做一些?微末的努力。

    若是依靠景明院……

    也只有这?般,尽力一试了。

    风晏伸手拍了一下向词的肩膀,“你即刻回去景明院,找一些?精神状态比较稳定,且背后宗门?可靠的客人,以我被执法盟通缉,不配为疗养院院长的理由?,鼓动他们出逃。”

    他低声道:“之后让他们回到各自门?派,带人前往修真界各处阵法所在之地,竭力毁掉阵法。倘若无法毁去,让阵法无法正常运行也可以。”

    只要?这?些?人能回到门?派,他们就已经在时机上胜了大半,带人出来的过程中走漏风声也没有关系。

    向词喜好八卦,景明院内厨子的老家在何?处他都摸得一清二楚,由?他选择这?些?带人毁坏阵法的人,再合适不过。

    “修真界的生死存亡,全交托于你们了。”

    “……好。”

    向词答得认真。

    凌然看着他,几?个月前不着调爱扮演别人吓唬人的小崽子,也能变成这?么可靠的模样。

    倒是有几?分?四大宗门?之一潇湘山掌门?首徒的风范了。

    向词话音刚落,方才还算明媚的天?气?忽然阴沉下来,远处的风裹挟着令人窒息的闷热感扑面而来。

    按理来说,像风晏凌然、何?舜向词这?种修为的修士,对?周遭温度环境的变化是不太敏感的,但这?股闷热实?在是难以忽视,非比寻常。

    风晏似有所感,向下看去,只见几?千道白色弧线逐渐从透明变得肉眼可见,从周围被吸往阵法之内,而更远处的八个方向,也都有能看得到的线条落入各地阵法之中。

    向词被眼前一瞬间就堪称末日降临的景象震动,呼吸都变得不畅,喃喃道:“这?,这?是……”

    凌然看着那些?白色弧线拧眉,“被吸取的气?运已经变成实?体了,说明那个人已经吸无可吸,快顶替天?道成为整个九州的主?宰了。”

    他握住风晏的手,认真道:“我们根本都没有半个月的光景了。”

    高空的黑云无情地压下来,四人只得回到那山洞周边的地面。

    风晏抬头望去,只见乌黑的巨云压得很低很低,一些?高耸的山峰顶部已经被吞进了其?中,像是从天?上降下,要?一口把整个九州都吞进肚子里的异兽。

    那幕后之人,何?尝不是这?样的异兽?

    他低下头,看见下方河晏村的村民指着天?空。

    他们望向那黑压压的乌云,说:“这?天?怎么一会儿就变成这?样了?”

    “得赶紧把外面晾的衣服收了,别被雨淋了。”

    “瞧着是要?下雨,大家赶紧回家吧!”

    村民们只当这?是正常的天?气?变化,岂知再过不久,整个九州的命运都会捏在一个贪婪的恶鬼手里。

    向词也顺着风晏的目光看去,他看着村民们说说笑笑,回家躲雨,咬紧了牙:“院长,我这?就动身。”

    “记得保重自身。”风晏嘱咐道。

    向词重重点了点头,御剑飞远。

    “小晏,有何?处我帮忙的?”

    眼见向词的身影隐入山河,何?舜开口道。

    风晏回过头看着师尊,“劳烦师尊毁坏眼前的大阵。”

    他和凌然受了内伤,肢体不便行动,只能让何?舜来做了。

    最中心的这?个大阵是最重要?的,且最难以毁去,不然千年前,他和凌然因意见不合分?开之后,在这?里设下的符咒,本来应该能彻底摧毁这?个大阵的。

    方才仔细看了一下,这?里是有陈旧的炸毁痕迹,但也只炸毁了部分?山体,对?大阵的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无论?是当时还是刚才知晓大阵最终威力之前,他和凌然都太低估这?个东西了。

    推断出大阵的威力,竟是一件需要?足够想象力的事情。

    任他和凌然想破脑袋,都想不到那人不是想飞升,而是想主?宰九州。

    这?么一看,幕后之人重建大阵也没有他们想的那样困难。

    何?舜闻言,点了点头,“好。”

    说完他便跃下山洞,一道耀眼的灵力打?在大阵的阵眼,“轰——”。

    冲天?的白光应声而起,风晏站在距离山洞之上的边缘,忍不住抬手挡住了这?刺眼的光亮。

    待光芒减弱了几?分?,他才向下看,只见那大阵纹路全都泛起微微的白光,却是毫发无损。

    凌然似乎听出他的心声,替他说道:“连你师尊都毁不了这?大阵……”

    何?舜已是这?世间与?谈珩一样,修为最高的人了。

    何?况谈珩身有心魔,无法完全发挥出大乘中期的实?力,换言之,现下何?舜的修为,就是修真界当之无愧的第一。

    连他都奈何?不了这?大阵半分?……

    那修为不如他的景明院那些?客人,要?如何?毁去其?他八个地方的大阵?

    风晏皱着眉,见那些?丝丝缕缕的白色弧线纹丝不动,叹气?道:“修真界所有人的气?运都汇聚在此,师尊相当于一人和千万修士抗衡,就算他是大乘中期,也无济于事……”

    他与?凌然对?视,“你用真火,我用息风。”

    尽管凌然担忧他的伤势,但再这?样下去,他们的性命都是朝不保夕,再添些?伤已经算是轻的了。

    “好。”

    凌然说罢,愤愤地想,等那幕后之人抓到了,非要?叫他受尽百般酷刑,剧痛而死!

    两人说做就做,分?开落下山洞内,在何?舜一左一右站定。

    风晏一手青兰扇,一手衔山剑,息风席卷山洞;凌然一手衔山剑,一手真火,暖色的火光照亮了晦暗的天?地。

    紧接着三人同时出手,不同颜色的灵力一同砸向闪着白光的阵眼。

    “砰——”

    三位修为顶尖修士的奋力一击后,连脚下的地面都在震颤,这?阵仗比地龙翻身还要?剧烈。

    烟尘散尽之后,风晏看见阵眼的纹路终于有了略微的缺损。

    凌然肯定道:“原来不是蛮力无用,而是还不够。”

    光靠何?舜一个人的灵力不够,他们三个人加起来,勉强能损毁一些?。

    风晏飞速地计算,他们三人不可能一直有同样的力道,灵力总会耗尽,他和凌然还有内伤,师尊离这?阵法如此之近,就算之前不被吸取气?运,现下大阵吸无可吸,想来很快便会吸到师尊头上。

    照这?个速度,便是几?天?几?夜也毁不完,而他们已经没有几?天?几?夜这?么多的时间了。

    若是他们三个都不能毁掉大阵,那向词他们……

    “蛮力有用,但来不及,”风晏看到有几?条白色弧线在缺损出现后断开,“大阵有损,而这?个大阵精妙无比,应该只有幕后之人能够修复,他一定会来。”

    风晏看着师尊和凌然,“若是将起阵者诛杀,一切,应当能迎刃而解。”

    凌然手里的真火跳动,映照在他的眼瞳,光彩灼灼,“所以得把这?破阵法毁到他肯出来为止。”

    三人默契地再次轰击阵眼,一时间地动山摇不止。

    风晏听到远处河晏村村民惊恐的叫喊,他们在说:“是地龙翻身了吗?怎么晃得这?么厉害?!”

    风声里有胆小的孩子在哭喊,有年迈的老汉在□□,有惊魂未定的妇人竭力安抚幼童。

    不断的轰击之中,阵眼一点点破碎,阵法之上悬空的无数白色弧线变得越来越少,被吸取气?运的修士也越来越少。

    可三股巨大的灵力再次和阵眼碰撞时,阵眼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力量!

    “嘭——”

    直接把三人震得向后摔去,直到砸在墙上,又狼狈地掉在地面。

    风晏当即咳出一口血来,原本就因为动用灵力而隐隐作痛的内腑传来剧痛,连呼吸都费力,他着急起身,手脚却一点都不听使唤,只能保持着单膝跪地,手撑地面的姿势。

    他努力仰起头,见远处凌然和师尊身前都是一滩血迹。

    即便受到这?般大的冲击,想立刻起身,也是能做到的。

    他们都没有起身,大概是和他一样,身体不受控制了。

    风晏敏锐地听到两三下脚步声,他瞳孔微缩,心道:是那幕后之人来了么?

    不等他在心中讲这?句话说完,阵眼最中心便出现了一个陌生的身影。

    那人正好背对?着他们,以至于三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脸,无法判定这?人是谁。

    风晏凝眸,正思考有没有见过这?个背影时,那人便如他所愿转过了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