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尾声(2合1正文完)

    ◎吾在上界等你。◎

    试炼之地, 无源之海。

    天穹之下,血流成河,无源之海被血水染红。

    通体漆黑的四脚兽正用锋利的牙齿划开女人另一只手臂。来不及叫喊, 血液便潺潺涌出,顺着张开的阵□□廓, 流入了中心画着圆圈的地方。

    嗅到鲜血气息的四脚兽更加兴奋, 无数人脸组成的皮肤上传来“桀桀”的冷笑声。四脚兽伸出舌头,在女人的伤口处舔舐了下, 原本乌黑的眼眸发出碧绿的光。

    “不愧是冰魄之体,味道果然不一般。”四脚兽声音嘶哑着, 口水滴落在女人的皮肤上, 发出黏腻的声响。

    叶云萝心中的杀意蓬勃到了极点,却因为四肢皆被牢牢钳制着动弹不得, 只能任眼前恶心的妖兽宰割。

    “杀了我!”叶云萝愤怒地冲妖兽吼道。

    激动的情绪牵动着血脉, 伤口处的血涌得更加凶猛。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填满了四分之一的阵□□廓。

    四脚妖兽见目的已经达成, 没有理会她的要求, 一把将她甩到了属于她的位置上。

    “轮到……你了……桀桀桀”妖兽歪着头, 毒蛇一般的眼神盯着一旁同样被五花大绑的娴月。它步步逼近, 威压向娴月的身上倾斜过来,惹得娴月向后挪动两下。

    意识到她并不安分, 妖兽恼怒着, 伸出巨爪将娴月拎了起来。

    它看着自己掌心娇弱的人类少女, 轻蔑道:“你……跑不掉……的。”

    娴月想起自己在它手下,连十招都没能躲过。双方实力悬殊至此, 她的确是跑不掉的, 但是她可以拖延时间。

    自己失踪这么久, 一定会有人发现, 赶来救她。

    若是没有,她也认命了,谁叫她自己乱跑迷了路,又被这妖兽用障眼法引到了这里。

    她抖了抖身子,让自己看起来更为可怜,祈求道:“我也知道跑不掉,可临死之前,我也想做个明白鬼。我与你无仇无怨,你为何要取我性命?”

    妖兽伸出另一只爪子,划开娴月的手腕,“我不要你的性命……我要……你的……血。”

    又是一股血液涌出,顺着阵法的痕迹,将另外五分之一的部分填满。娴月吃痛着,瞥了一眼地上的阵法图案。

    很熟悉,但不认识。

    不对,说不出来的怪异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还差……三个……”

    阵法已经被填满了一半,妖兽眼里的兴奋更盛。

    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他就能够成功启动阵法。

    他以这幅不人不鬼的躯体苦苦等待了这么多年,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妖兽没有犹豫,将娴月的另一侧手腕割破,随意地将她的身体扔在了对应的位置。

    “你想……拖延时间……可我……活得……比你久。”妖兽戳破了娴月的小心思,语气中带着嘲讽。

    他曾经也是人,当然懂她在想些什么。

    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止他的计划。

    妖兽踱步近身,将两人身上绳索捆得更紧。这特殊的绳索,可以让人暂时无法使用灵力,但为了保险起见,它还是捆了一层又一层。

    见叶云萝还在挣扎,它倒有些意外,很少看到这样倔的猎物了。

    可惜,也只是猎物罢了。

    他抬起爪,还想让她老实一点。正在此时,他的右爪突然被一股力量缠绕着,动弹不得。

    妖兽刚想回头,又一记重拳袭来,右爪被狠狠打落。

    “娴月!”

    余弯弯拎起霜月剑,想趁机过去救人,却没想到看似笨拙的妖兽一下子反应过来,将余弯弯拍出十来米远。

    突然的重击让余弯弯措手不及,喉头一阵甜腥,她呕出一口鲜血。

    妖兽一副上位者姿态,眯着眼打量着众人,“都……到齐了……”

    妖兽额间的天灾陨石碎片迸发出强大的能量,眨眼间云青青和花湘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以一种任人宰割的姿势漂浮在了半空中。

    【系统正在强制脱离。】

    【系统正在强制脱离。】

    二人识海中适时传出同样的声音。

    话音刚落,两个人的身体就开始抽搐,面部青筋暴起,眼白露出。

    “唔……还有一个……怎么不动?”

    “哦……已经自行……脱离……难怪”

    妖兽喃喃自语,余弯弯却听得真切,这话明明是它对谢不言说的。

    谢不言竟自己脱离了系统!

    难怪她再见到谢不言时,觉得他虚弱了很多,想必就是强行脱离系统所产生的后遗症。

    余弯弯看着半空中两人痛苦的样子,气血不断翻涌,忍着痛飞身上前。

    还未等她贴近妖兽,便又被一把拍飞出去,幸好谢不言眼疾手快接住了他。

    “没事吧?”谢不言看着呕血不止的她,满眼担忧。

    余弯弯摇摇头,示意谢不言放她下来。

    可刚放她下来,就又换了个角度冲了上去,然后又被拍飞。

    “小丫头,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抵抗都是徒劳。”妖兽划开两人的手腕,照着之前的样子放完血,丢到一旁。

    “咳咳咳。”余弯弯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着。

    身上伤痕累累,可眼神却倔强。

    “下一个……是你……”它不理会余弯弯的挑衅,转而把眸光对准了旁边的谢不言。

    终于,那妖兽动了!

    皮肤上的鬼脸脱离了肉身,带着阴邪的灵力将谢不言牢牢缠住。

    他挥剑抵挡一次,那鬼脸就来得更凶。

    余弯弯咬着牙,想趁着空档过去抢人,可那妖兽警觉性极强,分了一部分鬼脸过来对付她。

    一时间,战况焦灼。

    再这样下去,他们只会体力不支倒下,成为这妖兽的盘中餐。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

    “老头儿,我要渡劫。”她一字一句,万分郑重地下了决定。

    【?】

    【这时候渡劫……】

    余弯弯看着已经体力不支的谢不言,还有气息微弱的其余三人,坚持道:“不用说了,你照做就是。”

    话音刚落,谢不言的身体就普通破布娃娃一样飞了出去,妖兽趁机割破他的手腕,准备将地上的阵法补全。

    又结了法印,将谢不言固定在原地。

    阵法的五个位置被填满的一瞬间,周围的灵气剧烈波动着,尽数向阵法中心不断聚拢。

    “哈哈哈哈哈哈,成了,成了!”

    妖兽发疯一般地大笑着,头颅高高扬起,鬼脸被拨开,露出一张五官扭曲的脸。

    余弯弯一下子愣住。

    也不怪她,纵然她在末世里见过那么多奇形怪状的丧尸,可也没见过这样一张脸。简直是半夜想起来都要做噩梦的程度,甚至还会猜想是不是受到了什么非人的折磨。

    妖兽对这种眼神尤为敏感,恼怒地一把掐住余弯弯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

    贴近的瞬间,浓烈的血腥气和尸臭袭来,余弯弯忍不住干呕了两下。

    “觉得恶心是吗?”妖兽红着眼,情绪有些激动,“你们这些修士,素来就是这样,道貌岸然。”

    余弯弯不知道他是怎么将道貌岸然这四个字和他的脸联系在一起的,她挣扎了两下,只想远离这个怪物。

    “呵,愚蠢的人类。”妖兽嗤了一声,“你瞧不起我,觉得我恶心,可我马上就会飞升。这凌霄大陆也会成为一片废墟,届时任何觉得我恶心的人都将不复存在。”

    宛如恶魔低语,妖兽伏在她耳边,阴恻恻说道:“还要多亏了他们,若是没有人绑定系统做任务,哪里来的灵力滋养我。”

    余弯弯从唇边挤出几个字,“歪门邪道!”

    妖兽笑的愈发大声:“千年前我飞升失败,落入这试炼之地。我自知时日无多,本想将自己一身修为化作机缘留给后人。可他们却将这里与世隔绝,我的神魂更是被禁锢在这里,不得往生。”

    “十年,百年,身体被啃食,被折磨。”

    “神魂破碎又重组,又重新破碎。等我再有意识,就已经成了这幅鬼样子。”

    余弯弯轻笑:“所以,你生了怨恨。”

    “是,我恨这片大陆的所有人,我要所有人都去死。”妖兽咬牙切齿,面目变得狰狞可怖。

    “嗯,很符合你的行为逻辑,不愧是大反派。”余弯弯对他的心路历程给予了肯定。

    没想到眼前的女娃竟然能这样淡定,妖兽也懵了一瞬,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激将法是没用的。”妖兽轻蔑道。

    余弯弯被他抓的胸口痛,又咳了两下才继续说:“我是真的在认可你,毕竟这操纵这些系统也不容易。”

    妖兽指尖一顿,“你竟然知道?”

    余弯弯点了点头,蛊惑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额头上这颗石头是个祸害。”

    “你胡说!”妖兽下意识反驳,“这神石助我重生,予我力量。若没有这神石,哪有如今的我!它怎会是祸害!”

    若是能腾出手,余弯弯一定捂住耳朵,破防的妖兽可真吓人。

    她慢悠悠道:“若我猜的不错,要是没有这神石,你的神魂早就自由了。”

    天灾陨石来到凌霄大陆,就是为了从内部瓦解凌霄大陆的那层“壁”。就像曾经的史明威一样,石头需要载体,才能发挥效用。

    这也是它伪装成系统,和她们绑定的原因。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你所谓的神石看中了你,强行把你的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