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六十九

    克罗萨的冬天不算漫长。

    在院子里的树发芽那天, 安恙大惊小怪地喊伽释:“伽释,快看啊,古木发芽了。”

    雄虫站在古树下, 穿着一身青色外套,在茫茫白雪中很是显眼。

    经过半个月的休养,那个奄奄一息的雄虫又活蹦乱跳了, 此刻指着秃秃的树干一脸惊叹。

    尽管伽释不认为一颗小芽有什么好看的, 但是看着雄虫亮晶晶的眼睛, 还是不由自主抬起脚,朝他走去。

    院子里的雪昨晚才上被侍者清理了一遍,经过一晚上的时间, 又堆积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有些绵软。

    注意到雄虫周围有许多杂乱的脚印, 伽释微微蹙眉,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周围。

    他买的是个四进院, 这里是后院,想着当初在黑城雄虫很喜欢费力罗家的后院, 所以就敲定买了这里。

    因为雄虫受伤, 这些还没有开始修整,院子里除了一颗老古树就什么都没有了。

    “伽释,”雄虫清越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伽释抬头看他, 撞进了一双黑亮的眼睛, 正专注地看着自己。

    安恙看着伽释碧青如水玉的眼和殷红的唇, 以及因为冷被冻得微红的鼻尖, 喉结不由自主地滚动,他挪开视线, 指了指树干上那看着有些萧瑟的小芽,声音有些哑,“看。”

    “嗯,”伽释配合地点了点头,眼里满是笑意,“发芽了。”

    苏安恙轻轻笑了一声,知道他有哄自己的想法,倒没有不高兴,伸出左手抚上雌虫的脸,伽释的脸实在太小,此刻乖乖仰着头任他为所欲为的模样……

    苏安恙没有再抑制,手指轻轻点过他眉根的小痣,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躲在暗处的虫:……

    小虫崽啪地抬手捂上眼睛窝在哥哥怀里,只不过手指间隙太大,大眼睛闪闪地看着远处的两只虫。

    雪不再下。

    将伽释抵在树干,手托着他的后颈,安恙低头有些缱绻地再吻了几下他有些冰冷的额头,声音沙哑意味不明,“伽释,春天要来了。”

    雌虫有些迷离的眼睛渐渐清醒,怔怔看着他。

    雄虫嘴角噙着笑,眼里是细碎的光和他一只虫,“亲爱的伽释哥哥,请问你愿意当我的雌君吗?”

    在雌虫惊愕的眼神中,雄虫后退两步,手扶上心口处,微微弯腰行礼,声音沙哑虔诚:“向先祖起誓,今后我的生命同属于你的生命,我的财富与权利属于你,若有背弃,众叛亲离。”

    仿佛时间都停止了一瞬间,世界安静了下来,伽释愣愣看着他,直到旁边传来动静才如梦初醒般,握紧了手。

    笑容灿烂的虫崽跌跌撞撞跑过来,手上抱着一束青色落瑰,递到眼眶发红的雌虫手里。

    苏安恙直起身,一把接住扑过来的雌虫,周围响起热烈的掌声,看了半天的虫从各个角落走出来,脸上都是笑意,安格脸蛋通红的走来,递上华丽戒枕,顺便牵走格瑞德。

    安恙单手打开盒子,看着伽释语气冷静,但是细听能听出来紧张的颤音:

    “伽释,春天到了,可以给我个名分吗?”

    不远处的杰拉尔差点没憋住笑,被弟弟古伊掐了一把才止住。

    伽释点头伸出手,看着蓝晶石镶嵌的戒环慢慢套进手指,雾气蒙蒙中,雄虫再也抑不住情绪,捧着他的雌君低头再次吻了下去。

    瘦猴赶紧捂住两只虫崽的眼睛,瘸子站在旁边鼓掌,眼里是浅浅的笑意。

    维利斯和雄主对视一眼,看着那对热烈的虫崽,也忍不住摇头失笑。

    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躲在角落参与了这些年轻虫的活动。

    杰拉尔和弟弟感慨,“居然有雄虫求婚,不过他们不是早就成了吗,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古伊懒得理他,甩了甩拍红的手,又看了一眼那只陌生的军雌,总觉得他有些眼熟。

    院子里实在太多群众,苏安恙不好意思亲太久,黏黏糊糊一会儿就松开了,举着爪子等伽释给他套上戒指才牵着他得意地走过去,大大方方地展示:“谢谢你们的见证。”

    这里有伽释的战友,以及他的好友,只是还缺了一个。

    ……

    婚礼在三月举行,克罗萨的冬天彻底离开,奈特家族没有将此事宣扬,按照雄子的意思低调地举办了仪式,邀请的宾客除了家族的旁系与一些故交大族就没有了。

    尽管如此,婚宴还是举办得内敛奢华,同时在家族中证名这只雄主的资产。

    苏安恙和雌君在家族住了两天后,就抱着雌君跑回了小院子。

    雌虫被彻底标记后会陷入低迷倦怠期,精神海因为接纳融合了雄虫的信息素,会在倦怠期表现得很依赖雄主,渴望信息素安抚和筑巢行为……

    院子里的古树枝头已经翠郁葱葱,在朝阳升起后微微反正光,初春还是有些清冷。

    苏安恙被梦惊醒,睁开眼片刻后将熟睡的伽释抱在怀里,他想,老爷子不会责怪他的,只是很遗憾无法带伽释回去让他看看,自己给他找的孙媳妇有多帅。

    老头是个开朗时髦的老头,如果还在,哪怕看见他找了个帅哥,估计也是吹胡子瞪眼一会儿,然后给他做他爱吃的红烧鱼。

    他抱得太紧了,伽释迷迷糊糊醒过来,宛如宝石一样透亮的眼睛微微眯着,声音带着睡意软软的,“怎么了?”

    苏安恙在他额头吻了吻,又一路延下,眼睫,鼻尖,红润的唇,纤细的颈,锁骨……

    伽释笑得眼睛浅浅弯起,睡意渐渐散去,“怎么了?”

    “想亲亲你。”雄虫的声音有些沙哑,“亲我的雌君不可以吗?”

    伽释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迎回去,清香的信息素与浓烈的雄虫信息素慢慢混合,一室暖意。

    ……

    华海直播间。

    漆黑的直播背景被绚烂的弹幕掩得严严实实的,哪怕距离鞭刑事件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但是因为那位神秘的冕下还没有确认,这个直播间热度依旧居高不下。

    但是质疑的声音一直占据上风。

    毕竟没有虫觉得,会有一只雄虫真的这么无聊去当直播。当然,支持这些说法的虫大部分都在那场网暴中骂得很畅快。

    【随你们怎么意yin了,反正我是不相信一位冕下会来华海当主播的。】

    【音伊那位阁下之所以当直播,那是因为音伊是他家族的产业,玩玩而已。】

    【你们不要太荒谬,雄保会至今都没有确实这信息,这不就是答案了吗?】

    【没确实也没澄清啊,如果真的不是,早就澄清了吧,毕竟这事关一位冕下,怎么可能任由讨论这么久。】

    【前面的我认识你,你曾经在主播直播间说他做的是屎汤。】

    【前面的你有病吧?我招你惹你了?改名了你还揪出我。】

    【我特意给你点了关注和备注,你别想躲。】

    【给个准话呗,主播到底是不是那位冕下@华海总部】

    【给个准话加1】

    【你们都疯了吧,这么能臆想,那位冕下不在意这些而已,华海明显就是蹭那位冕下的热度啊。】

    【所以你解释一下,这主播之前在音伊直播间为什么叫苏安恙?那时候那位冕下的身份和资料还没有被公开吧,如果他能拿到那位冕下隐藏的信息,怎么可能会是只荒星虫,怎么想都不可能啊。】

    ……

    无数弹幕每天都在讨论和重复,苏安恙看着终端传来华海主管的信息,字里行间都能看得出来那边的谨慎和小心。

    华海总部,办公室里,凯度紧张得脸都有点扭曲。

    这是他第三次询问那位冕下,前两次一直显示未读,但是今天消息一发过去,居然瞬间显示了已读。

    他冷汗都下来了。

    给这位冕下发信息是他擅作主张的行为,上面其实一直都在告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依着那位冕下的意愿就好。哪怕他玩心已过,不再记得华海这里,他们也不亏了。

    但是凯度觉得这件事还是可以试试主动出击的,他觉得那位冕下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雄虫,哪怕自己这么做,他可能也不会认为自己在冒犯。

    大不了猜错了被雄保会罚一顿,如果猜对了,那么后半辈子就发达了。凯度认为可以赌一把,哪怕输了可能下场会很惨。

    他一直是个疯狂的赌徒,虽然平时同事都喊他神经虫。

    “我会开播解释清楚的。”三分钟后,那边回答。

    疯狂的叫喊声打破了公司安静的早晨,凯度几乎想直接从二十楼一跃而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但很快,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同事高里站门口黑着脸大声喊,“你疯了!”

    凯度精神过去后,像是被卸了骨头,整只虫都缩在椅子上,两眼呆滞看着同事。

    高里被吓住了,走过来晃了晃他的肩,“虫神在上,你怎么了?”

    凯度重新凝神,面露凝重,“高里,现在是梦还是现实?”他说完,干脆利落抽了同事一巴掌,响亮的巴掌声响彻办公室,把门口看热闹的同事的吓了一跳。

    寂静片刻和窃窃私语瞬间传开,主题只有一个:又疯了一个,凯度也疯了。

    高里捂着脸,额头青筋直蹦,从牙缝里挤出两句话:“你完了,你不疯老子把你脑子打崩。”

    “看来不是做梦!”凯度推开他,两眼放光扑到光脑前,又干脆利落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高里:……

    他表情凝重,捂着脸与门口的同事纷纷对视一会,看来情况真的很严重。

    凯度哈哈大笑:“虫神终于眷顾我一次了!!!”

    华海直播软件上,一条显眼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YY文轩 俗主最新章节 被渣男抛弃后小美人沦落街头 洪荒之一条蛇的故事最新章节 镇守凡尘三百年,我于人间无敌全文阅读 诗词世界 文学之乐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宝库 感悟文学 流光小说网 异仙列传免费阅读 百家文学 异仙之主真愚老人 心归小说网 华娱顶流,从写歌开始!免费阅读 白衣披甲txt下载 古龙群侠:古往今来一大厨百度百科 木叶:这宇智波的系统过于变态无防盗手打 我的新闻来自五天后南东君 我的背景五千年免费阅读 四合院之随身农场最新章节 我,领主大善人,魔女教父最新章节 我在作者笔下艰难成帝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