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 66

    ◎那就爱到他承认◎

    婚礼结束后不久, 夏冉和靳司让决定于一个月后去北城定居,对于怎么处理书店,两个人达成了统一意见:把书店转让出去,要是一个月内还是没有人来咨询, 那就在去北城前把书店关了。

    林束尊重他们的想法, 隔天早上, 他找到夏冉,开门见山地说:“把书店转给我吧。”

    夏冉吃惊,“你确定?你也知道, 开书店赚不到多少钱,可全是凭热爱在支撑。”

    “你怎么就知道我对经营书店没有热爱呢?”

    夏冉不置可否。

    林束身子一转,将手臂撑在吧台上, 一副阔少姿态, 口吻略显得意:“你别看我平时这副德行,我家还挺有钱的,我又是独生子,家里留给我的钱,下辈子都不愁吃穿。”

    夏冉细细打量他, 感慨了一句:“你还真是深藏不露。”

    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各种手续办好后, 大半个月过去,之后那十几天被夏冉当成蜜月假期, 她和靳司让去了趟大西北, 回来时晒黑了两个度, 被沈岁安在视频里调侃:“这下曝光过度都不怕拍不清你的脸了。”

    夏冉皮笑肉不笑地回道:“看来旅行纪念品你是一点都没打算要。”

    沈岁安见好就收, 乖乖跟她求饶。

    夏冉和靳司让回北城后, 直接去了他们的婚房, 地址是靳司让选的,靠近商业区,安保强,小区内部环境也好。

    三室两厅两卫,面积有一百八十平,装修风格是温馨的浅木色调。

    这套婚房靳泊闻投入了一半的钱和精力,得知夏冉看到后称赞不已,不由松了口气。

    两个月后,夏冉和靳司让通过靳泊闻的关系找到了一份工作,夏冉重操旧业,进了一家报社,从零开始做实习记者,靳司让则承接了靳泊闻现在的笔译工作。

    在他们的事业步入正轨后,靳泊闻开始各种旁敲侧击,问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夏冉只笑笑,没有说话。

    靳司让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开车回家的路上,来了句:“你要是不想生,就别生了,我有你就够了。”

    最后几个字让夏冉无比受用,“最后半句,你再说一遍,说慢点。”

    靳司让换了种说法:“以后我们两个人过也足够了。”

    车内空气安静了会,夏冉将椅背放下些,脑袋靠了过去,“其实我也不是不愿意生孩子。”

    这话题不适合开车谈论,靳司让将车速慢下来,找了处划有停车线的空位置停下。

    夏冉继续说:“自从我有记忆以来,过的贫困生活要远远多于锦衣玉食的日子,但我还是觉得自己很幸福,不管是我妈在世的时候,还是她离世后的现在,我都经常在想,能出生在这个家庭里真是太好了……”

    她顿了几秒,“我希望我们以后的孩子还能这么觉得,如果没有做好达到这种程度的准备,那还不如不生。”

    靳司让低低嗯了声,“你决定就行。”

    夏冉:“那还是顺其自然吧。”

    发现自己怀孕是在半年后,盛夏时节多暴雨,夏冉坐在洗手间里看着红红的两条杠,心跳比屋外的雷声还要响亮。

    碍于验孕棒存在着出错的可能性,隔天上午,靳司让带夏冉去做了详细检查,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没变。

    夏冉出神的状态持续了大半天,魂魄归拢后的第一反应是问靳司让:“你说我们是生男还是生女呢?”

    “……”

    靳司让望了眼她目前还是平坦的肚子,想说“这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抬眼就见她眯着眼,带点警告意味地看着自己,心领神会:“喜欢什么就生什么。”

    这次轮到夏冉无语了,阴阳怪气地朝他竖起大拇指,“不愧是靳神,还能掌控后代基因。”

    “靳神”是上高中那会,别人给靳司让起的称呼。

    靳司让听出她在冷嘲热讽,从鼻尖带出一声哼笑。

    夏冉睨他,用夸张的语气说:“没生孩子前就对我这么冷漠了,生完孩子那还得了,我在你心里还能有分量吗?”

    虽然靳司让很乐意她能找回过去那种爱撒娇撒痴的性子,但显然她这会已经过了度,几乎到了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的程度了,他默了两秒,耐心地回:“有。”

    说得坚定,简洁有力,听上去很有信服力,但夏冉不这么认为,抬高要求道:“再补充点甜言蜜语,行不行?”

    靳司让没有情话张嘴就来的能力,他又沉默会才说:“不管发生什么,你在心里都很有分量。”

    一句话里好几个字是重复的,就差没有完全复制粘贴了,夏冉更不满意,凑到他耳边,逐字逐句地教他:“你跟着我念,''''你永远是我的第一顺位''''。”

    靳司让垂下视线,看着她,没怎么迟疑地接上,“你永远是我的第一顺位。”

    夏冉舒服了,眼睛都笑弯,想到什么,脸又垮了下来,极难伺候地叹了声气,“还好你话少,要是能言善道的,顶着这么一副渣男脸,多少姑娘得被你骗走,心甘情愿地把心挖出来给你?”

    “……”靳司让戳了块蜜瓜,不由分说地堵住她的嘴。

    怀孕期间,夏冉的心情一天一个样,连带着对待靳司让的态度变成了一天两个样,暴躁时拿他出气,晚上腿抽筋,惊醒后靳司让替她按摩时,她瞬间换了副嘴脸,“哥,你对我真好。”

    一觉睡醒,尤其在早上照镜子的时候,又变成了:“我是不是肿了?我是不是不漂亮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这种情况出现的次数一多,靳司让渐渐意识到正儿八经的回答反而会加重她的不开心,于是他选择剑走偏锋,用魔法打败魔法,回了个三连问:“你现在哪不漂亮了?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在我眼里不漂亮了?还是说,在你看来我就是这种人?”

    夏冉被堵得哑口无言,瞪大眼睛呆呆看着他,好半会才支支吾吾地说:“我没变,还是很漂亮还不行吗?”

    “行。”

    夏冉长吁短叹,表示自己认输了。

    夏冉怀孕六个月时,家里已经堆满了各种婴儿用品,连婴儿房都装修好了,粉嫩公主风。

    沈岁安见到后愣住了,“要是你俩生的是儿子怎么办?”

    夏冉连忙捂住她的嘴,“别说这种话,当我求你了。”

    四个月后,沈岁安的随口一说应了验。

    作为一个当了母亲的人,夏冉也想稳重点,可当看见靳司让的脸后,所有装腔作势的念头都没了,几乎是扑了过去,“哥,怎么是儿子?你是不是不行啊?”

    靳司让:“……”

    孩子的名字是靳泊闻给起的,听上去稳重大气,靳程舟,小名粥粥。

    事实上,靳程舟和稳重大气半点不沾,夏冉稍不留神,他就闹起来,嗓门也大,有几次差点把家掀翻。

    靳程舟四岁的时候,从其他小伙伴那听说了这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名叫圣诞老人的生物,平安夜前夕,他缠着靳司让问:“爸爸,圣诞老公公会来我们家吗?他会给粥粥送奥特曼吗?”

    靳司让摸摸他圆滚滚的后脑勺,“别对一个一年只工作一天的人有太大期待。”

    他还想说什么,靳程舟已经抹着眼角开始干嚎,夏冉循着声音走来,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将谴责的目光递给靳司让,压着声音说:“你跟他说这些做什么?小孩子的梦最美好最珍贵了,你不去守护,怎么还反倒去捅他心窝子?”

    靳司让一脸正色,跟着压低了音量:“我只是在教育他别把不切实际的幻想寄托到根本不存在的现实里,脚踏实地才是最重要的处世观。”

    夏冉:“什么叫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小时候就没收到过圣诞老人的礼物?”

    听到妈妈这么问,靳程舟瞬间结束眼睛,睁着大眼睛去瞧他的爸爸,转瞬靳司让嗤笑一声,“这世界上就没有圣诞老人。”

    靳程舟小朋友嚎得更大声了。

    靳司让说的这些,夏冉当然知道,也清楚小时候每到圣诞节,放在枕边的礼物都是方堇准备好的,可知道归知道,和相不相信有圣诞老人的存在是两码事,毕竟人活着总要有些五花八门的“信仰”。

    她蹲下身,装模作样地抱起粥粥,扯开嗓子,嚎个两声后夸张地哭诉道:“哪有你这样的,我不管,你马上把我们的梦想赔给我们!”

    靳司让很快看穿她的意图,额角青筋突突跳了几下,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语气变得平和,“说吧,又看中什么东西了,衣服还是包?”

    夏冉止住声音,微微挑了下眉,看他的眼神从谴责变成同情,然后松开抱住靳程舟的手臂,温声细语地说:“爸爸这么可怜,都没收到过圣诞老人的礼物,我们原谅他好不好?”

    靳程舟抹着不存在的眼泪,软软绵绵地说:“如果爸爸能送我奥特曼,我就大方原谅他。”

    靳司让被这对戏精母子生生气笑了,嗓音哑得格外低沉,“想要什么列个清单,今天晚上我去和圣诞老人聊一聊,让他明天晚上把礼物全送到你们枕头边。”

    靳程舟小手一拍:“好耶!”

    夏冉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跟着来了句:“好耶!”

    靳程舟心心念念着他的奥特曼说什么也不肯睡,夏冉费了不少力气,最后搬出一句“圣诞老公公是不会给不乖乖睡觉的小朋友送礼物的”,才成功把他哄骗入睡。

    半小时后,靳司让轻脚进了他卧室,将成套的奥特曼礼盒装放到他床边,回到自己卧室,就看见夏冉挺着腰杆坐在床边,双手并拢,掌心向上,朝他索要礼物,“我的呢?”

    靳司让故意气她:“忘了。”

    夏冉冷笑了声,钻进被窝躺下,“睡觉了。”

    靳司让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重生后宝贝每天都在打脸 封先生的撒娇精又奶又甜 我钓的鱼能升级全文阅读 我要从电脑里出去!起点中文网 民俗从湘西血神开始免费阅读 梦想文学 书海之韵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共暖文学网 这个影帝只想考证 我的玩家在末世刷刷刷最新章节 乱世书最新章节 进狱系男神:特长送人进去吃牢饭最新章节